首頁

首頁 · 正文
【我身邊的成理榜樣】易詩:被使命選中的堅持
來源:宣傳部 大學生記者站 作者:代萍 姚西恒 向雨晴/文 林汐璐/編輯 受訪本人供圖 發布時間:2019-11-06 11:32 瀏覽次數:

 

人物名片:易詩,成都理工大學電子信息科學與技術專業副教授,從事電子信息科學與技術專業課程教學近10年,曾獲信息科學與技術學院青年教師講課大賽三等獎、信息科學與技術學院優秀教職工,成都理工大學“優秀共產黨員”,入選成都理工大學中青年骨干教師培養計劃,2019年榮獲成都理工大學“師德標兵”稱號。

 

易詩(右二)指導學生

 

 

易詩形容自己近十年的執教生涯為“使命。”

作為高校教師和科研人中的一員,本是中青年教師隊伍中堅力量的易詩卻在2015年遇到了人生的轉折——雙腿在一場事故中意外癱瘓,但回歸講臺的“本能”,讓他不得不堅強起來,作為教師的使命感因經受磨礪而愈發清晰。

“教師的身份始終帶給我榮譽感與自我認同感。”從研究生時期為導師代課到現在成為成都理工大學(以下簡稱成理)電子信息科學與技術專業的一名教師,三尺講臺上的育人熱情從未因傷痛而停滯,他是學生心中的好老師,也是同事眼里的優秀榜樣。同事賈勇老師曾專程去“蹭”課:“易老師仿佛天生就能在課上侃侃而談。”也不時有學生對他的授課隔空點贊。

 

“是使命選中了我”

易詩第一次以高校教師的身份站上成理的講臺,是2010年的7月。

第一堂課是《微機原理》,23歲的易詩站在黑板前,聲音洪亮而富有激情,“站上講臺沒有什么壓力,我天生習慣在很多人面前說話。” 回憶剛走上崗位的自己,易詩表示由于對知識點理解不夠深入,走了不少彎路。2015年,除了講授《微機原理》和《現代集成電路應用》以外,易詩還承擔越來越多的教學工作和行政工作。與此同時,這個意氣風發的年輕老師也開始沉心積累教學經驗。

對于未來的憧憬被2015年元旦的意外而打亂了,他在醫院躺了一個月后,等來醫生的診斷結果——脊髓完全性損傷,導致高位截癱,這意味著他終身無法離開輪椅。此時的易詩并未選擇離開工作崗位,“我不太能接受別人眼中的惋惜與落差感。”在休養六個月后,他選擇重返課堂。

相對于第一次站上講臺的新鮮與沉著,再一次來到講臺的易詩心中反而緊張了起來,“有一種悲壯的感覺。”每次開新課看到學生疑惑的眼神,易詩都要給學生們解釋自己摔傷的情況。首次解釋時,易詩的眼淚直在眼眶里打轉。但他不得不面對這一切,講臺下是他淳淳教誨的學生,講臺之上是他熱愛的事業。“很多困難你想得越多,可能越沒辦法克服,倒不如直接在實踐中去找克服它的辦法,這樣很快就習慣了。”

這一年,易詩出人意料地快速適應了不一樣的生活節奏:輪椅出行的范圍少且固定,通常是家中和教室兩點一線。他的工作內容也變得單一,卸去了教學外的行政職務,將所有精力“撲”在教學和科研上。易詩說,“是教師的使命選擇了我。”而他選擇握緊這份使命。

 

“我希望自己是引路人”

如往常一樣,易詩提前10分鐘到了教室。

輪椅行至講臺前被學生輕輕抬起,再緩緩落下。易詩班上3個男學生心照不宣地進行著這一場日常“儀式”。10分鐘后,上課鈴聲響起,易詩抬起頭,挺直身體,以響亮的聲音問:“同學們,你們身邊的嵌入式設計產品有什么?

“手機、導航、智能手環......”臺下同學們迅速給出了答案。

“那你們知道,即將誕生5G時代下的物聯網技術,它最核心的采集系統就是由嵌入式來構造的嗎?”短暫的沉默后,易詩拿起話筒,為同學們開啟一趟關于“嵌入式系統設計”的旅程。在信息快速更新的時代,課堂內容是否與時代脫節是易詩時常考慮的問題:“信息時代下,‘00’后孩子們的關注點已不僅僅局限在課本和校園內了。”

“讓學生愿意在課堂外花大量的時間在專業上深耕,這是培養人才應走的道路。”課堂外,易詩和學生組隊,開展科研的第二課堂。目前成果取得最多的創新創業國家級立項項目《基于STM32的智能機器人控制系統》,就是2014級的5位學生與易詩合作的產物。機器人的機身制作和軟件調試僅耗時三個月,這在當時少有人臉識別開源研究的情況下堪稱飛速。2017年,人臉識別雖然已經廣泛運用在了門禁系統、手機APP活體檢測等領域,但讓機器人識別出人的身份并進行跟隨方面的研究少有。項目結題后,師生共發表了兩篇中文核心期刊和一篇普刊,易詩團隊進一步填補智能跟隨機器人的空白,近年來市場上盛行的寵物機器人便是智能跟隨機器人的衍生。參與該項目的學生張洋溢說:“和易老師待在一起我總能感覺自己充滿活力,做什么事都很有干勁。”2016年至2018年的學生評教中,學生分別給易詩打出了939394分的高分成績。

在同事賈勇的印象中,易詩的課很受學生喜愛,賈勇說:“就連我也去蹭過易老師教的《微機原理》,他上課講的知識很系統,整個狀態也很有精氣神。”在信息科學與技術學院教學競賽的講臺上,賈勇也經常能看到易詩的身影,“易老師總是很積極地向大家分享自己的教學方法和經驗。”賈勇如是說。

如今,易詩每天都在堅持復健,借助架設在輪椅上的電動車頭獨自上下班,只有在登上講臺時需要學生們的幫助,這是師生之間一份獨特的默契,“我希望能成為學生們的引路人,每一堂課當學生們抬起輪椅搬上講臺的時刻,我都感覺到大學教師這一職業的神圣感,相信殘缺軀體仍能在這個平凡崗位上發熱發光。”

 

“往科研的塔尖走”

2017年,隨著和20145位學生合作的《基于STM32的智能機器人控制系統》項目順利收尾,易詩和來自2016級的另外5位學生把所有的科研精力投入到《基于人工智能的紅外熱成像安防系統》項目中去。

面對夜晚智能化安防的研究空白,易詩和學生把目光鎖定到極少有人涉及的紅外線熱成像領域,他們試圖找到紅外線熱成像設備在夜晚的監測采集方案。不同于普通夜視設備記錄鏡頭內的一切,紅外熱成像設備的目標是帶有熱源的活體。“紅外熱成像設備畫面中的人雖沒有細節特征,但人的輪廓比白天的數碼設備中還要清晰,這極其便于監測人的行動軌跡,保護重點區域的安全。”

科研的路上少有靈光乍現,前行的路通常是靠敲擊一個又一個程序的循序漸進,易詩和學生經常在技術落地時,被現實中各種“攔路虎”搞得措手不及——實現熱成像設備所攝視頻的格式轉換,算得上最難的一道關卡。熱成像輸出的是模擬視頻,而電腦能處理是數字視頻,整整半個月易詩和學生都輪番泡在六教6B604的實驗室,嘗試實現AV數字到JPG數據流的轉換。歷時一年的紅外熱成像項目終于在2017107號迎來了突破,易詩制做的數據流轉換電路成功了,整個實驗室靜了幾秒后,大家才不約而同地發出了歡呼聲。在見過易詩團隊做出的熱成像設備后,賈勇說:“我的第一感覺是很震驚的,易詩老師是真的能靜下心來做科研的人,這從我們教師鉆研學術的角度來講,是一個非常好的品質。”

學生與易詩的高效率合作模式得益于信息工程專業自2016年實行的專業導師制,這是一種類似于研究生階段的小班化的教學模式,但它全靠師生自愿組隊,進行課后輔導和合作參賽。在易詩指導下參與科研項目的學生張洋溢說,“這些經歷讓我對人工智能領域有了更多的理解,甚至讓我提前接觸到碩士階段的知識。”2019年暑假,張洋溢憑借人工智能領域豐富的參賽經驗,給四川大學暑假夏令營面試官交出了一份亮眼的答卷,也獲得了“優秀營員”的稱號。受易詩的影響,張洋溢計劃本科畢業后攻讀研究生繼續深造,準備今后從事人工智能相關工作。張洋溢說,“師從易老師,我最大的收獲就是只有對工作和生活充滿熱情,人生才會活的更有價值。”

20194月,易詩入選成都理工大學中青年骨干教師培養計劃、成都理工師德標兵。生活的風浪被易詩隔在成理校園之外,談及未來的易詩眼神更亮了三分:“教學和科研上還有好多想要突破的方向。”未來有許多不可知,但人生逆旅之后,易詩心中的一葉小舟,始終駛向三寸見方的講臺。

 

广东11选5计划_人工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