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首頁 · 正文
【理工文藝】夢魂歸雪峰
來源:宣傳部 大學生記者站 作者:曹海若/文 發布時間:2019-10-22 15:38 瀏覽次數:

電影《攀登者》講述的故事發生在20世紀50年代,此時襁褓中的新中國百廢待興,國際政治環境十分動蕩。屋漏偏逢連夜雨,中國與尼泊爾于珠穆朗瑪峰的主權歸屬問題存在爭端。為了證明中國有能力登上峰頂,為了捍衛藏族人民世代敬崇地呢喃著的“大地之母”,中國登山隊隊員排除萬難登珠峰、測海拔,為國登山,寸步不讓。

電影中,1960524日攀登隊對珠峰發起最終沖頂,全隊只剩下方五洲、曲松林和杰布三名成員。接近峰頂時,曲松林取出攝影機準備記錄,不料一個趄趔,他順著冰坡滑了下去。最終登頂后,登山隊并未留下任何影像資料。國際登山界的質疑和挑剔之聲鋪天蓋地,在三人往后的生活里掀起屈辱的巨浪。

十三年后,廣播里播出了一則激動人心的消息:國家決定重組登山隊,對珠峰進行全面科學考察。使命如一口磐鐘高懸,當攝影師李國梁來到訓練營時,曲松林盯著他看了很久。在曲松林的嚴苛要求下,李國梁接受了比其他人更艱苦、也更扎實的訓練。“你是世界的眼睛。”這是曲松林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。

李國梁,原型為鄔宗岳,1959年畢業于成都地質學院(今成都理工大學)。影片中,1973年的李國梁正是風華正茂、少不更事時,而原型鄔宗岳當時已經年近不惑,在整個登頂隊伍中年齡最大。60年征服珠峰期間,他被分配進運輸保障隊第一梯隊,負責給養運輸,登山經驗豐富。

在現實故事中,鄔宗岳烈士的犧牲相較于電影敘述,更為英勇和沉痛。為了更好地完成拍攝任務,他解開安全繩,走在隊伍后面拍攝相片。夜色茫茫之中,鄔宗岳的身影消失了。到達突擊營地的隊員們回返行軍路去接應鄔宗岳時,只見他的背包、氧氣瓶、冰鎬和攝影機安穩地放置在懸崖邊上,旁邊有一個滑落的痕跡。沿路再向下,人們發現鄔宗岳長眠在了他魂牽夢縈的珠峰雪白的懷抱中。

生前,鄔宗岳和妻子王明秀育有一子鄔前星,鄔宗岳去世時,兒子年僅16歲。小鄔前星的幼年記憶,就是“全國各地找爸爸”。鄔宗岳做地質工作時,就把一腔熱忱獻給地質,足跡遍布大江南北;從事登山事業時,就把一曲壯歌譜給攀登,永為珠穆朗瑪一青松。縱然爸爸在生活中有些疏離,他的精神卻持恒地照耀著鄔前星。1983年,鄔前星選擇加入國家體委登山隊,只為“想代表家人去看看老爸犧牲的地方”。這一去,就是十年。你逐夢珠峰,我追尋你。

生命的重量,從來不遜于使命。在珠峰狂嘯的風雪中,個人的足印太易被吞沒;在風云激蕩的歷史敘事下,個人的喜悲太易被抹平。山高人為峰,情深心作虹。就算心有牽掛,做出決定的人們,都不曾后悔過。當邁入登山訓練營時,隊員們就已經決心要把生命獻給珠峰。在他們心中,光榮完成使命,才是對生命最大的尊重。穿著紅色羽絨服的身影燃燒著珠峰嶙峋聳峙的山脊,他們用自己生命的時間,織出了中國時間宏闊的縱深;正如無名英雄從人民英雄紀念碑的漢白玉群像上隱去,但他們本身,就是一部可歌可泣的中國革命史。

 1975527日下午2點半,中國九名登山運動員在珠峰北坡勝利登頂,鮮艷的紅色覘標獵獵作響,風把五星紅旗呼地一聲展開。方五洲對著步話機高呼:“報告大本營!報告北京!報告祖國!中國登山隊九名隊員成功登頂!”

15年了,終于。在世界的屋脊之上,寒風凜冽,而淚水滾燙。

鄔宗岳,你聽到了嗎?

祖國,世界,你聽到了嗎?

 

 

 

 

广东11选5计划_人工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