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首頁 · 正文
【理工文藝】秋思
來源:宣傳部 大學生記者站 作者:馬靖雯 韓紫萱 譚怡君 劉泓瑤 胡雅麗 發布時間:2019-09-12 17:32 瀏覽次數:

 

陰雨已叨擾了錦城數日,秋意漸濃。

秋節的思緒隨著薄薄的涼意一起浸染了離人的衣袖,在踽踽獨行的暮靄,氤氳出家的輪廓。或許我們在這樣的節氣,不會刻意念家,但感官的記憶會帶領我們穿行于被時間遺漏的幽徑——或一口母親精心烹煮的紅燒排骨,一街家鄉的霓虹燈景,亦或一個存著全家福的U盤。它是這樣含蓄,又是這樣雋永而綿長,細細撫平了回憶的褶皺,將我們帶回年少不識愁滋味的時光。

獨坐于這仲秋之月,記憶并不出語,它翻開歲月泛黃的紙頁,挑選一個恰如其分的時辰,不疾不徐地款款而來。

 

嘗一口紅燒排骨

若在一個月圓風清的大好夜晚,美食在前佳友在旁,味蕾卻只懷念著廣安家鄉菜的味道,我就知道,我又在想家了。

我最惦念的,一直是家里的紅燒排骨。這道菜我從小吃到大,從未膩味過。大塊肋排剁碎了燒好,端出來是紅澄澄油亮亮一大碗。肉汁浸了半碗,一股子熱氣伴著香氣“呼啦”一下涌進鼻腔里。辣椒和八角等調味料在燒好后就被小心挑揀出來,剩下的只有純粹的肉和汁,可以放心地埋頭苦吃。挑出來一塊嘗,土豆是極糯的,綿軟無比,入口即化;排骨則是筋連著肉,極易脫骨,偏肥一點的浸了稠汁口感溫軟,偏瘦一點的在口中化為絲縷肉絲也不難嚼。土豆并排骨都咸辣適度,香鮮協和,吃完后仍滿口留香。吃完排骨后,肉汁的好處便顯現出來。湯汁濃稠而味重,拌飯最佳,飽腹而味美。

經山越嶺,遍嘗百味,沒有一道菜能做出家里的濃郁味道。家里人的心意在外又哪里尋得到呢?家里自制豆瓣海椒的味道自是最獨一無二的。許多文章常提及“家的味道”,對我而言,家的味道就是有人愿意六點起床為我挑揀排骨,按著我的口味精心調配作料,花上幾個小時等一道菜熟,然后笑語吟吟地打電話催我回家吃飯。

口舌往往最思鄉,在外酸甜咸辣各色風味都算嘗鮮,最念著的還是那道只有家里有的菜,那些等在家里的人。

 

霓虹街景

蓉城的九月,是曬不干的衣服和沾滿泥土的鞋尖組成的。這樣的天氣若放在我的家鄉,行人不會因為柏油路面上零星的坑洼而顯得狼狽,積水和霓虹燈光相映成趣,伴著陣陣蟲鳴,奏出街道獨有的音律。

我家住在馬路邊,初中時,街道上每一扇窗戶都裝了霓虹燈,行道樹上也綴滿了流光燈。每到雨天夜里,霓虹燈光便會給街道暈染上朦朧而柔和的光暈。我喜歡將頭探出窗,看在小賣部躲雨的行人低頭交談。家鄉的建筑沒有蓉城高,霓虹燈的變化也很單一,但家鄉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很近,陌生人能因下雨而搭上話。街道也不寬,但剛剛夠存下一點兒人情味和生活氣。

待到睡前,我會習慣性地給窗簾拉開一點縫隙,燈光打在衣櫥上,即使躺在床上也能看見光影的流動。偶爾也會有汽車飛馳而過的轟鳴聲,但在這樣的夜晚,我睡得格外安穩。

 

微縮的港灣

凌晨,合上黑暗中閃爍電腦的前一刻,頓了頓,拿出U盤插進電腦。

暗淡的燈光下,U盤的劃痕反射出微弱的光線,如同皺紋昭示著年暮。我忍不住用手指摩挲兩下U盤的表面,因時常拿出來撫摸,表面竟是比以往更加光滑細潤了。

電腦屏幕前是一張七年前的全家福,透過家人帶著笑紋的明亮眼眸,我仿佛又看到鏡頭后的老爸拿著相機,蹲下身子找準角度的樣子。快門“咔嚓”一聲按下,彼時畫面中的我和媽媽、奶奶坐在青石板凳上,我渾然未覺她們的衰老,但時間過了太久,如今他們被歲月磨礪的痕跡已變得格外明顯。

原來,年歲使了障眼法,緩慢的增長間,令人難以發現親人的變化。時隔多年,若無這個小小的、滿布劃痕的U盤,我竟也要被蒙騙了!但我又何其有幸,雖然奶奶的雙眼已不復清明,但每當她用渾濁的雙眼凝望著我,里面仍含著一汪拳拳的溫情。

老爸將U盤贈予我,讓我在這歲月的長河中,獨擁一汪清泉,得以在每個漫漫長夜里,淋濕我干涸的靈魂。

自古逢秋悲寂寥,獨中秋非也。抓一把離愁別緒放入口中,嚼到的盡是綿長的溫情,齒間溢出的盡是悠遠的思念。萬物熟于秋,百感交于秋。唯有家,在我們獨自于茫茫薄霧中穿行時,給我們以長久而堅定的溫柔。

  

 

广东11选5计划_人工版